關閉
巨嬰國txt下載 巨嬰國閱讀
時間:2017-10-23 13:53:09 分類:熱點事件

巨嬰國作者簡介:

武志紅   資深心理咨詢師、暢銷書作家。1992年考入北京大學心理學系,師從國內著名的心理治療學家錢銘怡教授,2001年獲得心理學系臨床心理學專業碩士學位。2009年成立武志紅心理咨詢中心。   曾主持《廣州日報》的健康心理專欄,致力于用心理學去理解中國式的個人、家庭與社會的種種經典現象,讀者遍布世界各地華人區。   著有《為何家會傷人》《感謝自己的不完美》等系列作品,總銷量超百萬冊。   新浪微博@武志紅   以《十誡》、《藍白紅》等影片聞名的波蘭導演基耶斯洛夫斯基說過:如果你不懂自己的生活,那我想你也不會明白故事中那些人物的生活,不會明白別人的生活。我深信自己的文章和工作能幫助別人,是因為我一直在鍥而不舍地要弄懂自己的生活。武志紅 ……更全作者介紹及作品合集閱讀見《武志紅作品集

巨嬰國內容預覽:

皇帝夢、特權夢,都是巨嬰夢
中國式人際關系,有獨特之處。
譬如,西方很多描述人際關系的句子,都會涉及一點:尊重界限。但是,在國人這里,一尊重界限,兩個人之間就會像斷掉關系一樣。
考慮中國式的人際關系,最核心的一點,是懂得大家都是巨嬰,而巨嬰最重要的一點,是需要照顧。
在前面《當嬰兒照顧,當女神崇拜》一文中,我討論了中國式兩性關系的哲學,其實這也是中國式人際關系的秘訣——當嬰兒照顧,當神來崇拜。
鐵道部前部長劉志軍,和有“高鐵一姐”之稱的丁書苗的故事耐人尋味。丁書苗因介入高達1800億元的高鐵項目,而獲益幾十億之巨。但作為一名不識字的大媽,丁書苗是如何搞定劉志軍的?多數文章認為,劉最愛美女,丁書苗投其所好,不斷送美女給劉。但是,給劉送美女,這一招誰都會,為何丁書苗占了先機,最終簡直是承包了高鐵項目一般?
我看了很多報道,總結是,丁書苗的絕招,就是把對方當嬰兒照顧,又當天神崇拜,同時,又顯得毫無心機。也就是說,她既是一個將巨嬰照顧得無微不至的媽媽,又是劉志軍所稱的“豬腦子”,這樣就給劉一種感覺——他偉大的頭腦可以放心地控制丁書苗。
丁書苗的做事方式,從一開始就可見一斑。她的第一桶金來自于鐵路運輸,早年為了在山西老家獲得鐵路車皮,沒有人脈的丁書苗到鐵路部門找關系,但對方看她是農村來的都不搭理。丁書苗不死心,干脆蹲在領導家門口,不關門時,她就進去,把領導的襪子、床單、內褲、襯衫、外衣拿出去洗,最終以此把領導感動,獲得了車皮。這種方式,也就適用于巨嬰,如果對方很有界限感,她的這些保姆式做法,會引起反感。
所以說,崇拜加照顧,是搞定巨嬰的絕招。照顧,彌補了巨嬰們生命初期的缺憾,崇拜,則滿足了巨嬰們的全能自戀——嬰兒早期都有無所不能的無邊無際的自戀。
這也是魏忠賢權傾一時的絕招,他靠的絕非超級權謀,而就是丁書苗的這一招:豬腦子+ 無微不至的照顧+ 當天神崇拜。
其實,多數國人不都想如此嗎?找媽要照顧,同時還將這樣的媽貶低成老媽子,希望對方崇拜自己,眼里只有自己,而自己還頤指氣使。甚至繼續延伸,國人多有皇帝夢,而所謂皇帝夢,可以說,就是為了制造條件來滿足自己的巨嬰夢——得到最好的照顧和最高級別的崇拜。
歷史學家張宏杰在他的著作《中國皇帝的五種命運》中,細致講述了中國皇帝是如何被照顧的。古往今來,沒有比中國皇帝更巨大、更崇高、更煊赫的存在了。這種動物也不過一人來高,百十來斤,但是它卻比其他千百萬人的總和還要有分量。它稍稍動一動手指頭,半個地球都地動山搖。
在中華帝國的中央,人們窮盡物力,建筑了由九千九百九十九間房子組成的宮殿供它居住。
最迷人的數千名處女,被精心挑選出來,囚禁在帝王之城中,供它一個人享用。數萬名健康男人被割去生殖器,成為不男不女的怪物,以服侍它的吃喝拉撒睡。
它吞噬的財富,抵得上半個帝國的產出。從日本到帕米爾高原,從東南亞到東北亞,數十個國家的國王每年恭恭敬敬地向它進貢本國最珍貴的物產。在帝國之內,設有數十百處工廠,幾十萬人專門為它一家生產瓷器、馬桶和唾壺。如果想一想《紅樓夢》中那個奢華到極致的大觀園的主人,不過是皇帝的一個家奴,是皇帝派駐到一個皇家衣料工廠的監工,我們就可以想象皇帝的日常享受了。
中國皇帝制度設計中的每一個細節都貫穿著這樣一個核心理念:把每一種享受都推向極端,竭盡一切想象力去繁復、夸張和浪費,直至無以復加、毫無必要、令人厭倦。
以吃飯為例,眾所周知,皇帝只有一個胃,并且通常并不比普通人大。但是,皇帝一個人每餐的飯菜要數十上百樣,擺滿六張桌子。清代在中國歷史上是最儉樸的朝代,宮中規定,皇帝一人每天消耗食品原料的定額是六百斤:盤肉二十二斤、湯肉五斤、豬肉十斤、羊兩只、雞五只(其中當年雞三只)、鴨三只、白菜、菠菜、芹菜、韭菜等蔬菜十九斤、蘿卜(各種)六十個、蔥六斤、玉泉酒四兩、青醬三斤、醋二斤以及米、面、香油、奶酒、酥油、蜂蜜、白糖、芝麻、核桃仁、黑棗等數量不等。
此外,還要每天專門給皇帝一個人提供牛奶一百二十斤、茶葉十五斤……為了給皇家生產衣料,清代專門在三座城市設立了規模巨大的工廠。
為儲存皇帝的衣服,專門建有數間殿宇作為御用衣服庫,為管理這些服裝,專門成立了擁有數十名辦事人員的尚衣監。末代皇帝溥儀在回憶他那實際上已經是大大沒落了的帝王生活時說,“衣服則是大量地做而不穿”“一年到頭都在做衣服,做了些什么,我也不知道,反正總是穿新的”(《我的前半生》)。據他后來翻檢檔案,發現僅僅一個月內,內務府就為他做了四十九件衣服,這些衣服,當然絕大部分都永遠白白貯存庫內,從來沒有機會上皇帝的身。
說到行,一旦皇帝要巡視國土,那么整個國家都要為之翻天覆地:隋煬帝江南之旅的奢華不是帝王的常例,那么我們就還是以素稱簡樸的清代帝王為例吧。雖然傳統時代交通非常落后,臣民出行極為困難,但是皇帝們的手指每一次在地圖上指出一個新的目的地,在最短的時間之內,帝國版圖上就會出現一條數百或者數千公里的嶄新大道。這條大道寬達十米,盡量筆直,碾壓得“如同打谷場一般光滑”。這條道路僅為皇帝一個人通行,“不準任何人經過”。皇帝出行時,這條道上灑上凈水,一塵不染。
乾隆皇帝的一次出巡中,內務府官員記載道,為了供應皇帝路上的飲食,他們提前把一千只選好的羊,三百頭特選的牛,以及七十五頭專用的奶牛帶上車,沿途供皇帝御用。在數千里的出巡路上,皇帝只喝四眼泉里汲出來的水:北京的玉泉山泉,濟南的珍珠泉,鎮江的金山泉,杭州的虎跑泉。為皇帝運送泉水,專門成立了一支龐大的車隊。在炎熱的夏季,幾十萬斤冰塊被從北京提前運送到路上,以備皇帝口渴時能吃上冰鎮的西瓜……為了防止皇帝回去的路上因為重復的風景而感到厭煩,“歸途還必須另修一條道路”……
這種皇帝制度設計,在我看來,不過是早期嬰兒的全能自戀感的展現:我即世界,世界即我,整個世界為我所用……
皇帝夢,是巨嬰夢的最高表現,而中國式特權,則是巨嬰夢輕一些的表現了。
據報道,湖北省恩施市的一名市領導自我批評說,出差基本上坐飛機,很少坐火車、汽車,在醫院看病從不排隊,住院也是專人看護的VIP 病房,家里燈壞了、水管不通,直接給機關事務局打電話叫人修。
河北一縣委書記則感慨,雖然坐了無數次飛機,但取消貴賓廳后,比剛進城的農民還懵懂,訂票、取票、換登機牌等,不問就不知道。他還稱,除了不會辦理登機,一些干部去醫院不知道怎么掛號、乘公交車不知如何投幣刷卡、參加培訓會走錯教室……如此看來,這些領導的特權,其實就是可以做嬰兒被媽媽無微不至地照顧的資格。
類似的心理,在一般人身上也很容易看到。
我在《廣州日報》工作時,不會用打印機,電腦出問題也直接叫技術部來解決,對此還理直氣壯,覺得作為編輯和記者,做好專業就可以了,這些瑣事可以不必理會。但你不理會瑣事,誰來幫你打理?看起來,是各種人,但其實,這都是嬰兒在找媽媽。嬰兒的吃喝拉撒睡都是需要媽媽照顧的。
我在微博上討論中國式特權時,引起很多網友回復,其中一位網友說:我老公,家里只要一點東西壞了,就要找爸爸媽媽來修。衣服都要拿到他父母家洗。也是快四十歲了,顯得無比年輕,看來就是巨嬰啊。是啊,無論是皇帝夢、特權夢,還是生活中找保姆……都不過是嬰兒找媽的各種變形而已。
 巨嬰國下載地址
本文章來自獨 特 網:www.depEat.COm)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!
返回頂部
真钱彩票